西渡镇派出所办案民警态度恶劣不作为

打人者的户籍资料给酒店方确认,我当时听了就觉得有问题,为什么不是让我这个被害人去辨认,而且让对方来辨认,这明显就是包庇和徇私。直到今天早上我被逼无奈又去派出所找办案民警刘运华了解情况,并问他为什么到现在这个事情都没有一个处理结果,我也没有收到立案的回执短信,他就回答我说这就不是他的事情了,我当时要求他给我一个说法,不能一直这样拖着,他就拍桌子站起来吼我,态度非常恶劣,就是没有处理结果,你又能怎么样,怎么办案是我们的事情。这个时候派出所的所长和教导员也在现场,我就问他们为什么这个事情一直没有处理结果,是不是就一直这样拖下去,是不是觉得这就是个小事情,办不办无所谓。结果派出所的所长也来吼我,说我不偶然因果关系收养人知好歹,还骂我是个畜生,这时还有一个穿着制服的民警用手狠狠的推了我一下,口里还骂着你给我滚出去。直到今天我才明白,为什么我的案件一直没有处理结果,作为人民警察不为人民服务,出口伤人,所以我觉得派出所的部分工作人员涉嫌与酒店方的人员勾结,徇私枉法,整个办案过程不符合办案流程,所以才会把我的案件不当回事,找各种理由和借口来拖着,直到今天我也没有收到任何立

我叫肖涌,家住衡阳市华新,在2016年12月20日13点左右,在衡阳县西渡镇建材市场路口对面的阳光精品酒店618房间与其中一个股东邓交秋就之前的家具事情对账,在其过程中发生语言上的争执,结果这时酒店的另外一个股东李金华听到争执声冲进618房间对我进行语言上的侮辱,还打了我一基础书证个耳光保修合同,过了半个小时后,邓交秋的老表又对我进行了第二次殴打,打了我四个耳光,并在我左脑上方打了五拳。当时我被打倒在地无法动弹,就打电话给我亲戚,让他们过来带我去医院并准备报警,这时酒店方反而先报警说我在酒店闹事。后来西渡镇派出所过来几个警察了解情况后,不但没有说让我先去医院和验伤,而是强行把我带到派出所,但是从案发现场到派出所录口供,打人者就一直没有露面,派出所的办案民警也没有要求打人者到场录口供(这个环节就已经不符合办案流程了)。案发第二天我去医院验伤,我拿着报告去派出所,当时接案民警没有上班,次日上班后我再去派出所,当时办案民警刘运华说等下我会收到立案回执的短信,但是直到今天我都没轻微刑事案件有收到什么立案确定期限回执的信息。其间我还给办案民警负责人刘运华打了电话,他不是敷衍我就是不理睬我。说什么联系不上当事人,调了

内容转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
本文地址:http://www.nhmlxx.com/nsc/5.html